礦區言論
青春的回憶
時間:2020-07-31  來源:  編輯:  瀏覽量:
  

   又一個八一即將到來,在這個炎炎夏日的午后,忙里偷閑,一杯清茶、一絲清風和著飄散的回憶,把我的思緒帶回18年前。那是我的青春,那是一段激情的歲月,剎那間“苦辣酸甜”涌上心頭。


   

   我參軍入伍的部隊是“北京武警”,看到這四個字,就覺得那么威武霸氣,所以我們部隊各種要求也更高,其他部隊新兵訓練45天,北京武警新兵訓練3個月。


   新兵訓練的第一個課目——“站軍姿”,就讓我吃到了苦頭。每天早飯過后,開始正課時間。偌大的操場上,十幾個新兵連依次排開,每個班10名新戰士由班長、副班長帶隊開始一上午的軍姿訓練。“站軍姿”的要領是“三挺兩收、一平一正”,渾身使勁,一刻不能放松,還要隨時接受班長、副班長背后的“偷襲檢查”,一旦發現哪塊不該放松的肌肉,放松了,就會得到一個小小的懲罰——“爆栗子”。北京的冬天最冷能達到零下十幾度,這是在安徽生活了20來年的我從未嘗試過的。雖然手腳已經凍得麻木,但是后背的汗水已經濕透了內衣,寒風吹過,那滋味別提多么酸爽了,讓人欲哭無淚。

 

   

   新兵下連后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進入老連隊,另一個是進入“預提指揮士官教導隊”。我所在的部隊非常特殊,是“雪豹突擊隊”的前身,進入“教導隊”意味著半只腳已經踏進了特戰隊的大門。可以說,進教導隊是所有新兵的夢想,但這個夢卻不是人人都能實現的。


   雖然我知道自己的軍事技能并不突出,但是為了爭口氣,我硬著頭皮申請去了“教導隊”。進去后我才發現,教導隊的訓練強度和難度把我的想象甩開了十萬八千里。每天早操先來個“開胃菜”——徒手5公里跑步;上午正課是“指揮口令”,要求聲音鏗鏘有力、直貫云霄,常常喊到嗓子冒煙,不能發出聲音;下午再來一個全副武裝越野+400米戰術;晚上睡前來個“夜宵”——俯臥撐到全身汗透。在教導隊的那段時間,我是沾到枕頭就進入“昏迷狀態”,不知不覺又到天亮。


   可就算這樣,我的訓練成績依然拖了后腿,沒能從教導隊順利畢業。離開的那天,我就像是吃了“朝天椒”,心里、臉上都是火辣辣的,別提多難受了。


   

   其實吧,參軍入伍是我第一次遠離家鄉,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北京的冬天與江淮大為不同,空氣又干又冷。出了北京西站的大門,一輛輛老式公交車整齊的停成一排,新來的戰友魚貫而入,除了腳步聲,沒有人發出其他聲音。公交車渾身一顫,發出一陣低吼,隨后有點艱難的、慢悠悠的在馬路上跑了起來。迎著朝陽的方向,車輛整整跑了快2個小時,路邊的景象也從高樓大廈變成了一片農田和低矮的自建房,突然前方出現一片紅磚圍墻圍著的灰白色建筑,大門兩邊站著身穿綠色軍裝、身體筆直的戰士,我想這里就是目的地了。接下來的幾天,所見所聞,全是陌生的人、陌生的物,想起千里之外的家,想起曾經的自由自在,仿佛自己是那“五指山”下的孫猴子,眼睛不受控制的就酸了。


   甜

   在部隊的第二年,我非常有幸被領導選中,參與了“武警部隊參謀長集訓”保障任務,我充分發揮自己在計算機應用和文字寫作等方面的特長,獨自一人完成了警務科網站設計、搭建工作。并且在同年戰友中第一個入黨,第一個榮立個人三等功,站在領獎臺的那一刻,流到嘴角的淚水卻是那么甜蜜。


   部隊生活,讓我脫胎換骨,從那個懵懂無知的少年,成長為一名合格的武警戰士。理想信念更加牢固,思想意志更加堅定。同時,身體也有了巨大變化,從入伍前的小胖子,狂甩“肉肉”幾十斤,成功逆襲。


   常有人說,“當兵后悔兩年、不當兵后悔一輩子”。我想如果沒有這段軍旅生涯,我的青春將缺少一段美好的回憶。(梁瀟)

澳客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