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要聞
【特別策劃】致敬!最可愛的人
時間:2020-07-30  來源:集團公司  編輯:孫博  瀏覽量:
   2020年是抗美援朝勝利70周年,今年的“八一”建軍節更具特別意義,記者走近曾在朝鮮戰場浴血奮戰的企業離休干部張志明、傅作俠——

    他們是作家魏巍筆下最可愛的人。70年前,中國人民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開啟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征途,譜寫了氣吞山河的英雄壯歌。而退下戰場的他們,繼續發揚抗美援朝精神,視企如家,默默奉獻,崢嶸歲月戰功藏,忠誠一生守初心。

    張志明、傅作俠兩位九旬老兵的故事可能不廣為人知,但他們是那段波瀾壯闊歷史的見證者,他們的抗戰經歷已經凝就結成永恒的精神,成為國家沉甸甸的記憶。國家不會忘記他們,企業不會忘記他們,讓我們向最可愛的人致敬!

    志在報國的“排頭兵”
    ——“我帶的班里犧牲了3個兄弟,我還完好無損地站在這,有什么資格拿一等功。”

    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有一場至關重要的長津湖戰役,中國軍隊共殲敵3191人,成為朝鮮戰爭中中國軍隊殲滅美軍團級戰斗單位的唯一一個戰例。在這場名留史冊的著名戰役中,出現過一位山東臨沂籍戰士的身影,他不畏犧牲,智取敵軍,榮立個人二等功。這位戰士的名字叫張志明,如今他是集團公司員工保障中心離休四黨支部書記。

圖為張志明佩戴功勛章。

    初見張老時,雖然他已90歲高齡,腿腳也有些不便,但挺拔的身姿、洪亮的聲音都透露著軍人氣質。盡管隨著年齡的增長,那些曾經刻骨銘心的經歷與記憶已經漸漸變淡,但一提到當年朝鮮戰場上的往事,張老仍難掩心中的激動之情。
         
    在當兵的頭幾年,張志明跟隨部隊參加了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戰功累累的他在1949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50年10月,張志明作為志愿軍先遣部隊的一員入朝作戰,是真正的“排頭兵”。當時,他所在的27軍79師負責攻擊駐守在長津湖的美軍陸戰1師,陸戰1師曾參加過硫磺島之戰和沖繩島之戰,裝備一流,是美軍中公認的王牌部隊。“我們剛去的時候,用的是從日本軍隊繳獲的‘三八大蓋’步槍,每人只配發了200發子彈,4顆手榴彈,武器裝備還不如朝鮮軍隊。”張志明回憶道。

    與美軍的優勢火力和裝備相比,志愿軍缺乏御寒裝備也是一大難題,當時長津湖地區的溫度已降到零下40度,志愿軍大多數人還穿著單衣。“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下,我們是靠著繳獲敵軍的棉衣和鴨絨睡袋,以及被風吹到我方陣地的空投食物才撐下來的。大家都是憑著這股永不服輸、斗爭到底的志氣,才能拿下一場又一場的勝利。”張志明感慨道。

    “在一次戰斗中,敵軍仗著裝備優勢,開著幾十輛坦克大舉壓進,班里好幾個想去破壞坦克的戰士都犧牲了。”說到這里,張老不禁握緊了拳頭,“武力不行就智取,我帶著幾個戰士悄悄摸到坦克旁邊,在戰友的掩護下,直接把槍管插進了坦克的履帶里,硬生生把鏈條別斷,坦克癱在了原地,坦克兵也被我們消滅。敵軍一看我們有辦法對付坦克,立馬掉頭逃跑了。”

圖為張志明和老伴翻閱紀念證書。

    由于這次成功的作戰,瓦解了敵軍的一次大型突襲,給志愿軍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組織準備給張志明記一等功,卻被他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我帶的班里犧牲了3個兄弟,我還完好無損地站在這,有什么資格拿一等功。”說到這,張老不禁有些眼眶泛紅,他指著衣服上的二等功勛章,“這不是什么個人榮譽,也不是組織對我一個人的認可,這是戰友們用生命換來的。”

    在張老的講述中,他是準備一直打到戰爭結束的,但一次意外受傷讓他提前離開了朝鮮戰場。那一次,他所在的部隊夜間奇襲敵軍的飛機場,成功擊毀多架飛機。在追擊敵軍飛行員的過程中,對方使用了大量炮彈轟炸,張志明只記得被一股沖擊波震飛到半空中,接著就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支援部隊到了,一名衛生兵看到泥土里露出來一條腿,上前拽了一下,這才把張志明扒了出來,那時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血浸透,結成了厚厚的冰殼。在回去的路上,隊伍又遭受到敵軍的空襲,慌亂中張志明的擔架掉落在河灘上。“當時我一動也動不了,炸彈就在我四周落了下來,泥土、河水輪流往臉上拍,但就是沒有一顆炸彈落在我身上,我就這樣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最終,輾轉了20多天,張志明回到了東北的醫院接受正式治療,但也落下了三級甲等的殘疾。傷愈后,張志明來到山東洪山煤校學習了機電技術,并分配到當時淮南礦務局的機電處。在與礦井機電設備打交道的幾十年里,張志明兢兢業業,為機電設備做檢測檢驗,為礦井安全生產守好質量關。

    硝煙里的“白衣俠客”
    ——“輕傷不下火線,還有那么多傷比我重的人等著醫治,我怎么能在這時候退下來。”

    在硝煙四起的戰場上,沖鋒陷陣的一線士兵至關重要,而后勤部隊同樣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今年90歲的老礦處離休干部傅作俠就曾是朝鮮戰場上一名救死扶傷的衛生兵。在傅老的家中,他把精心珍藏了近70年的紀念冊、獎章一一拿了出來,如數家珍一般介紹著它們的來歷以及背后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圖為傅作俠保留的戰爭時期物品。

    1944年,出生在江蘇省洪澤湖畔的傅作俠立志要參軍,雖然只有13歲,但讀過小學三年級的他在當時算是個文化人,組織便安排他去學習醫療護理。“當時的教室就在樹林里,老師支上一塊小黑板上課,我們就坐在地上,靠在樹邊認真聽講,學了幾個月就分配到軍隊里成了一名衛生兵。”傅老回憶道,“那時候我年齡太小,夜里行軍時,上半夜還能自己走,一到下半夜眼皮就開始打架,老兵們就輪流把我背起來走上一夜。”

    傅作俠跟著部隊參加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在1947年,傅作俠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也就在那一年,他一個人帶著一名國民黨的俘虜醫療兵,成功將30多名傷員轉移到了后方,被授予了個人二等功。“作為后勤兵,二等功已經是最高榮譽了,當年全華東地區的衛生部門也只有5個人有這個榮譽。”傅老自豪地說。

    1952年,傅作俠來到朝鮮戰場,在山洞里建立起的臨時醫院里救治傷員。“那時候醫生少、傷員多,最關鍵的是缺藥品。”傅老翻開手里的老相冊,將當年的情況娓娓道來,“雖說醫療兵屬于后勤部隊,但在朝鮮戰場上哪有什么前方后方,方圓百公里內都是戰場,我們在救治傷員的時候都在時刻準備戰斗,醫療箱里上面放的是酒精和紗布,下面就是手榴彈。”

圖為傅作俠回憶戰爭故事。

    讓傅老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次運送傷員,在運送過程中,醫療隊被敵人的飛機發現,當看到飛機開始俯沖時,經驗豐富的傅作俠立刻指揮醫療隊員抬著傷員到路邊的山坳下躲避。也正是這機敏的反應爭取到寶貴的時間,大家都找到掩體后,沒過幾秒頭上就傳來了轟炸聲,一顆炮彈正巧落在傅作俠上方的巖石上,碎石像暴雨一樣傾瀉了下來,傅作俠只覺得頭上一陣疼痛,鮮血就順著臉頰流了下來。當他伸手往頭上摸時,摸到了一塊卡在頭骨里的碎彈片,為了不耽誤時間,他強忍疼痛,直接用手把那塊彈片拔了出來,只是簡單包扎了一下后,就指揮醫療隊迅速離開。

    最終,除他之外的十多人、兩匹馬以及醫療物資均完好無損,傅作俠也因為這次成功的指揮被授予個人三等功。受傷后,傅作俠并沒有回到后方大本營養傷,休息了幾天就立刻重回戰場。“輕傷不下火線,還有那么多傷比我重的人等著醫治,我怎么能在這時候退下來。”傅作俠堅定地說。

    1954年,傅作俠隨軍回到國內,而就在那一年,淮河流域發大水,剛休整沒多久的傅作俠又來到淮南抗洪搶險,之后便在淮南安了家,在九龍崗的礦工醫院工作。隨著淮南煤礦的發展,建設了礦工二院,他也成為了第一批礦工二院的醫生,而這一干就一直到了退休。

    “在從醫的這幾十年里,我有很多機會到別的地方發展,每次有人問,我的回答都一樣,我就想在醫院當一名一線醫生,給老百姓看病療傷。”說到這,傅老閉上眼睛,撫摸著那頂從朝鮮戰場上帶回來的軍帽,輕輕嘆了口氣,“如果那時候有現在的醫療條件,很多戰友是救得活的,可惜他們沒能看到現在的好時代啊。我現在離休工資夠花,看病也能報銷,已經很滿足了。我經常教育我的子女,一定要好好努力,把我們的國家和企業建設好才行。”(孫飛)
澳客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