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散文】父親陪我去高考 作者:閆良成
時間:2020-07-11  來源:集團公司  編輯:蘇旻  瀏覽量:
  
  1988年,我參加高考。身為泥瓦匠的父親,放下了手中的活計,到縣城陪我參加了當年的高考。和考場外的許多家長一樣,父親陪我高考,并未能給我多大的幫助,體現的是他們那種關切之情。至今有幾個細節,令我終生難忘。

  我們考生的住宿和進餐當時都是學校統一安排的,至于父親的住宿和進餐,我無從得知。

  先說吃飯。第二天早餐后,我們桌上還有未吃完的包子,二兩一個的肉包子,我用筷子撮了兩個,心想父親也許沒吃,帶了給他。給他時,他先是說他已經吃過了,但還是將那兩個包子狼吞虎咽地吃光了。他吃光后無限幸福地說:“每天早餐,要是有四個這樣的包子就好了。”

  我當時就后悔,我怎么第一天早餐,沒有給他帶,怎么今天就只給他帶了兩個!中餐和晚餐,我就更不能為他考慮了,當時是吃的米飯,那時也還沒有打包的習慣,我實在不知道他是怎樣解決的。

  不過即使他這樣節約,對我卻相當慷慨。首場考試是語文,考試結束后,他問我考得怎樣時,我說還可以。他一聽,無比激動地說:“好,我們去下館子!”那時下館子就是高檔生活了。他自己舍不得,早餐都不吃,卻將節約的錢拿來讓我去。我當時并未體諒到他的這種心情,只是說:“學校統一安排了生活,沒有必要去外面吃,再說考完一門就丟下一門,還要準備下場考試呢!”這樣他才沒有堅持。

  再說住宿。我曾經問過父親,他住在哪里,他說住在朋友那里。那年高考,也是七月。七月流火,天氣炎熱。父親只穿了一件背心。第一天我沒有注意到他身上的變化,第二天驀然發現:走在前面的他,背上有一條條的印記。我頓時明白,他是住在建筑工地的工棚里面。那里民工的床都是用簡單的竹跳板一搭,上面鋪上被子和墊單,就算是床了。暑假我曾跟父親到建筑工地做過事,當時睡的也是這樣的床,第二天起床后,背上就會有這樣的印記。現在父親背上的印記已經說明了一切。為了省下住宿費,他就住在建筑工地上的工棚里面。

  還有他的關切。其實進了考場,想的就是做題,場外的情況一無所知。數學考試一考完,出了考場,我同學的哥熱切地迎了上來,他是來陪他弟弟高考的,他弟弟和我是好朋友,所以我們很熟。

  他急切地告訴我:“你老爸那個緊張,一看到巡視員來了,就開始嘴里像和尚念經似的喃喃不休,也不知他念叨的是些什么,看著看著巡視員到了你們考試的那個樓層,要到你們的考場去了,他就站了起來,不停地在那里晃悠。”聽得我哭笑不得,父親知道我所有的學科里面,數學的底子是最薄的,難怪他要擔心。

  印象最深的是最后一門考試結束,我們走出考場后,父親走在我們的前面。因為天熱的緣故,他將那件僅有的背心也脫了下來,打著赤膊。這時和我走在一起的肖老師指著父親的背影對我說:“你看你前面的父親。”

  我這才注意到:前面的父親,除了背心遮住的部分是白的外,其余的地方一片黝黑。黑白的對比效果太明顯了,涇渭分明,就是一張典型的黑白照。一剎那在我心中引起了強烈的震撼。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時分,父親已經走了多年了,但想著臨近的高考,那些場外陪考的家長,我不知道那些走進過考場或即將走進考場的學子們,是否體味到那些看似是場外的人,看似是局外人的心情。
澳客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