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散文】又見枇杷一樹金 作者:趙聞迪
時間:2020-06-23  來源:集團公司  編輯:蘇旻  瀏覽量:
  
   淺夏時節,街頭巷尾出現了許多賣枇杷的攤子,那金燦燦的果實看上去真是喜人,果肉軟而多汁,酸酸甜甜的味道含著沁人芬芳,打開了我記憶的大門……

    那一年,我家剛剛搬到市區,我也轉學到了市一中的初中部。第一天上學途中,我路過一戶人家,他家院子里的一棵樹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棵樹主干挺直,枝繁葉茂,像一把撐開的大傘,亭亭如蓋,翠綠厚實的葉片間藏著粒粒青色的圓果子,花生米大小,十分可愛。久居城郊的我從未見過這種果子,一時好奇便想湊近些看看、聞聞、摸摸,這時只聽一個清脆的聲音喝止住了我:“不許摘!”我急忙縮回手,一個嬌小的女孩風一樣地跑過來。她留著可愛的“蘑菇頭”,烏黑靈活的大眼睛,雪白細膩的瓜子臉,俊美的像動畫片里的小孩。“我不摘,我只是想看看這是什么果子……”“枇杷,你不認識?”我搖搖頭,轉身走開。

    沒想到,走進教室,我第一眼就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她,她沖我扮了個鬼臉。

    我就這樣認識了小敏。

    每天上學,路過她家小院,我喊一聲:“小敏!”她就推開紗門,輕快地跳下臺階,一路小跑過來。那棵枇杷樹,葉片越來越青翠,小圓果子一天比一天大,顏色也由半青半黃轉為金黃,黃色又漸漸加深,引得鳥兒繞著樹飛來飛去,吵鬧不已。

    有一天上學,小敏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手絹包遞給我,神秘地對我說:“課間操時再打開看。”做完課間操,我急忙從書包里拿出手絹包打開,哇!十來顆金燦燦的長圓形果子露了出來,果子上遍布著一層白色的絨毛,真好看!我正在欣賞著,突然,一只手飛快地伸過來,一把搶走了我的手絹包,我還未反應過來,一個清脆的聲音喝道:“‘野猴子’!還回來!”只見小敏風一樣地跑過去,一把揪住那個外號叫“野猴子”的男孩,小拳頭像風車一樣掄了上去。“野猴子”一邊躲一邊笑著說:“給我兩個,就兩個,好不好?”“不好!一個也不給!”同學們看到這一幕,都哈哈大笑起來。

    淺夏時節,小敏家的枇杷樹是一道亮麗而誘人的風景,枝葉濃翠,一樹金果累累垂垂,清香四溢,鳥蝶翩翩。小敏一家人都熱情好客,院門敞開,鄰居路過,進去摘幾個枇杷嘗鮮,坐在石凳上拉會兒家長里短;小孩子去了,小敏媽媽更是和氣,不但幫他們摘,還拿出糖果給他們吃。吃不完的枇杷,小敏媽媽洗凈、晾干、挖去核兒、摻上冰糖熬成果醬。小敏送給我一瓶,說冰糖枇杷果醬潤肺止咳、清咽利喉,用溫開水沖著喝、抹饅頭或面包吃,味道都好。那果醬黃澄澄的,看著就十分誘人,舀一勺品嘗,酸甜涼潤,唇齒留香。

    枇杷的果核也很好玩兒,滑溜溜的,可以當玩具,我們女孩子愛用枇杷果核“打方格子”玩兒。不用說,枇杷果核都是小敏提供的。

    有些朋友,走著走著就散了。初中畢業后,小敏因家庭變故沒有上高中,而是上了技校,早早進工廠上班,而后他們家也搬走了。我輾轉聽說小敏在工廠里上班很辛苦、很吃力,我心里酸酸的,以小敏的成績,考上重點高中不成問題。每次經過那株枇杷樹,我都會產生一種錯覺,只要叫一聲:“小敏!”那個像小鹿一樣活潑靈巧的女孩子就會清脆地答應著從屋里跑出來。

    再次跟小敏相逢是八年之后,我回到家鄉工作,看見她,我吃了一驚,昔日那個長年一身運動服、白球鞋、短頭發的“假小子”變成一名長發飄飄、長裙飄飄的文雅淑女,只是談笑間還是那樣爽朗活潑。她正在和一個很優秀的男孩談戀愛,兩人一起學習、考證。在工作上,她很快就要成為預備黨員了,主任準備培養她當全廠第一個女工負責人。我打心眼兒里替她高興。

    一個周末,我去小敏家里玩兒。她家樓下有一棵小樹,我一眼就認出來是枇杷樹。“我種的,等結出果子了,第一個請你吃。”笑聲中,我仿佛又回到無憂無慮的初中時代,仿佛又看到那一樹金燦燦的果子……
澳客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