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散文】英雄,人性的光輝 作者:曹佩遴
時間:2020-05-26  來源:集團公司  編輯:蘇旻  瀏覽量:
  
    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生的我們這一代人,是在紅色教育中成長的。董存瑞炸碉堡、黃繼光堵槍眼、狼牙山五壯士……少兒時期,許多孩子都有過長大了要當英雄的沖動和夢想。

    記得我六七歲那年,電影院放《紅色娘子軍》,洪常青在烈火中英勇就義的場面久久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回家后,我用剪刀把衣服袖子剪出一道道豁口,給小朋友們扮演洪常青。老母親看見后氣得哭笑不得,拎著鞋底子追著我在房道里跑了好幾圈。

    上學后,我一直表現得都很積極。學雷鋒做好事,我經常到有上坡的地方“守路待車”,幫拉板車的推車子。最難忘的是有一次學校公共廁所的小便池堵住了,我用手去掏小便池,小手洗了好幾遍仍然騷哄哄的,過了幾天還有味兒,不過這事兒受到了老師的表揚。學校組織捐廢鐵,我悄悄把家里一口閑置的鐵鍋偷出來砸碎后捐到了學校,當然,這事兒不可能瞞過火眼金睛的老母親,屁股上也沒少挨幾鞋底子。

    真正和當英雄沾上邊的事兒是長大以后。高中畢業后我成了待業青年,在綜合廠土建隊做臨時工。那段時間我們在山腳下的石料廠施工磕石機臺子,有一天下午突然發現不遠處的山林著火了,我和幾名工友一起沖上山去撲滅了山火,事后果真有了些當英雄的感覺。后來,我把救火的過程寫成了一篇小通訊《奮勇撲山火》,發表在《淮南報》上。不過我不是為了表揚自己,而是想宣傳一下我們的土建隊。沒想到兩年后,我真的成了新聞宣傳工作者,而且一干就是一輩子。

    我真正像英雄一樣受到表彰是1991年的夏天。那一年,淮南發大水,淮河以北的潘集區一片汪洋,礦區的幾座現代化礦井也陷入一片汪洋之中。我當時是淮南礦務局宣傳部負責外宣的新聞干事,深入礦區抗洪一線采訪干部職工抗洪搶險的事跡。當時前往潘集的路斷了,我們繞道鳳臺才趟過洪水到了潘三礦。潘集的幾座礦井都成了孤島,到了潘三礦后就已經沒有回頭的路了,整整被困了一個多星期。潘三礦被封的井口外面全是水,我在井口拍照片時腳在水中踢到了鋼筋頭上,傷口感染,走路一瘸一拐。但輕傷不下火線,我仍然堅持采訪。一位我曾經采訪過后來成為“鐵哥們”的青年班長,主動請纓天天背著我到現場采訪。抗洪期間,我采寫了大量來自抗洪一線的報道,后來還創作了報告文學《眾志成城御洪濤》,發表在《中國煤炭報》上。抗洪結束后,局里表彰了501名抗洪搶險先進個人,我成為那第501名。表彰會那天,我第一次披紅掛花地走進大會堂,在會堂門口迎接的局黨委書記、局長親切地和我握了手,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英雄般的榮耀。當然,這只是感覺,我并不是英雄,只是在特殊時期盡了一個新聞工作者應盡的職責。

    在從事新聞宣傳工作的三十多年中,我也采訪過許許多多的英雄。有全國煤炭系統勞動英雄李元廣、有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立過戰功的“滾雷英雄”柏法春、有為救溺水者英勇犧牲的少年英雄劉軍、還有一個個視企如家、見義勇為的英雄……在采訪中,他們的英雄事跡無不時時刻刻地感染著我,凈化著我的靈魂。

    英雄,總是在危難時刻閃現出人性的光輝。英雄來自平凡,當祖國需要的時候,當人民需要的時候,能夠挺身而出的,就是英雄。中華民族,是英雄輩出的民族;這個時代,是英雄輩出的時代。特別是在這次抗擊新冠肺炎的戰“疫”中,許多90后乃至00后,昨天還是在父母面前撒嬌的孩子,一夜之間卻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責任和擔當,沖在了戰“疫”前線。在這次戰“疫”中,無論是醫務工作者還是解放軍戰士、公安干警,無論是新聞工作者還是社區工作者、志愿者,無論是快遞小哥還是為阻斷病毒居家隔離的普通市民百姓……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他們都是勇士,都是英雄,都應該載入英雄的史冊!
澳客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