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散文】春日耕種 作者:顧正龍
時間:2020-05-26  來源:集團公司  編輯:蘇旻  瀏覽量:
  
    初春時節,盡管時陰時晴,有時還下著稀稀疏疏的細雨。但太陽一出來,氣溫就迅速回升起來,閑不住的鄉親將擱置了一冬的鋤頭取下來,擦掉手柄上的灰塵,用砂石細細地打磨。那一個個大小尺寸差不多的鋤頭,曾經一次次為打理莊稼而沖鋒陷陣,由于機械式的摩擦,它們的身體變得瘦削了些,卻仍透著亮亮的光。
    踩著松軟的黃土地,鄉親們的背微微前傾,頭一律向前伸著。左手握鋤把,右手捏著鋤頭的中部,鋤頭一端傾斜著,熟練地鉆進泥土的肌膚里。它小心翼翼地躲避著幼小的農作物,有時要把地上的草連根斬斷,有時要把松軟的泥土攢聚成行,有時要把平整的田地扒出一道道墑溝,有時又要把潮濕的土地刨成埯,還要順帶著將堅硬的石子勾出去。所以它全身的線條凝練而有力,原本渾身烏黑的形態漸漸透出一絲絲亮色,那是歲月對它的打磨,是生活給予它不懈辛勤的表彰印記。

    剛過了驚蟄,又要育秧苗了。鄉親陸陸續續到鎮上的農科所買來稻種,趁著大太陽,鋪開曬上一天。再浸泡上一天的工夫,讓干渴飽滿的種子喝足了水,裝回墊上草墊的木桶,蓋上村民們拿來的破舊棉被保暖保濕,靜等希望的種子萌芽。

    沒過兩天,嫩芽破殼而出,先是伸展出潔白的根須,接著長出粗壯的芽苗。此時,天氣漸暖,堆積在木桶里的種子會散發熱能,處在中間位置的往往最先發芽,也容易因聚集的溫度過高,燒壞根須和嫩芽。為保證出芽率的提高,每天早晚都要各輕翻一次。這樣大約過了五天,便可播撒進平整好的秧模地里了。

    “莊稼一枝花,全靠肥當家。”就在育秧苗的間隙,仍有不少的鄉親肩挑百余斤的擔子,擔子里裝的是農家肥,在村莊與田間穿梭往來。脫下外套,卷起褲管,甩開膀子,邁出矯健的步伐……先是在秧模地上均勻地撒上一層,剩下的就堆積于田邊自家地頭,直到氣溫再暖和些,土地具備開播的條件了,再將農家肥散開去。

    后來老家的鄉親基本都不養家畜了,再為春耕作準備,播散的就是那一顆顆如鹽粒的化肥了。那個壯觀的情景,我曾不止一次地目睹:萬里平疇,家家地里都有人在走動,從東到西,自南向北,左手挎著竹籃,右手劃出一道美妙的弧線。這可是一門技術活,既然保證覆蓋面,又要播散均勻,確保土地的每一處都撒到。

    無論是過去用牛耕地,還是現在的機械化——拖拉機“突突”冒著煙在“跋涉”,拖上锃亮的犁鏵,犁開芬芳的泥土,犁頭下不時翻出的泥鰍、黃鱔,惹得孩童追逐其間,南歸的春燕上下翻飛,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
澳客彩票-官网